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 第23章 吃醋?

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第23章 吃醋?

作者:至尊棄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3 17:45:51

-

第23章吃醋?

噗通——

於成偉雙腿打顫,癱在了地上。

小碗的確是假貨。

當初於成偉以為江家根本不會去檢驗鑒彆貨物的真假,所以隻花了十分之一的錢弄來一個高仿糊弄過去。

既能漲麵子,又能省一筆錢,何樂而不為呢。

結果在江家麵前玩弄小聰明,直接被人給拆穿了。

唐風走了。

林家懵了。

原來江王和江家主親自來這兒,完全是為了蘇淵。

什麼林家,在他們眼裡連個狗屁都不是。

或許之前他們多多少少還會忌諱一些,可當得知林家上下要和蘇淵撇清關係時,便直接撕破臉皮。

區區的林家弱小猶如螞蟻,在江家眼裡,根本不值一提。

“這林家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前腳嫌棄女婿冇用,後腳就被現實打臉了。”

“林家這老太太是典型的女權狂人,妄想著靠自己的獨裁把林家帶上新高度,我看林家老祖宗積攢下的底子,早晚被她糟蹋乾淨。”

“倘若林家對蘇淵稍微好一點,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迅速強大成為一線勢力,隻可惜愚昧和偏見,讓林家不僅錯過這次良機,將來更有可能遭遇滅頂之災。”

暗中觀察的勢力冷嘲熱諷。

同時,也將蘇淵記在腦子裡。

這個被貶低一無是處的上門女婿,似乎有點東西。

“媽,蘇淵那個小兔崽子太猖狂了,以為自己走了狗屎運,就直接甩臉不認人了,虧這半年來我們林家供他吃喝,全喂狗了!”林興學惡人先告狀,逮著蘇淵罵起來。

啪——

老太太轉身一巴掌甩林興學臉上,氣的渾身哆嗦:“你不是說江王是你治好的嗎?!好大膽子,你連我都敢騙了啊!”

林興學捂著臉不敢說話。

“給我打電話給那個不孝子,我還是他奶奶,讓他過來接我!”

林海東打了電話,臉色卻變了。

“那畜生說什麼?”

“他,他說,您算個屁……”

“混賬東西,不孝子,王八蛋!他還把不把我這個奶奶放在眼裡!”

老太太沖著開走方向謾罵,氣得兩眼翻白,一頭栽在地上昏死過去。

……

“蘇先生,林家老太太進了醫院,一些親戚對你惡語相向,恐怕又會對你發難。”

酒過三巡,江建元將最新訊息告訴了蘇淵,比劃抹著脖子道:“要不要我幫你解決後患,一勞永逸。”

蘇淵若有所思。

他心動了。

隻要一天不離婚,林家還會繼續折騰他。

不如一刀切,以後耳根也能清靜些。

不過——

蘇淵側首看一旁神色驚慌的林初墨,頓時打消了這一想法。

林初墨是林家人,若是滅了林家,兩人豈不成了仇人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拋去其他因素不說,這一年來林初墨多次借錢給姐姐治病,光是這份恩情,就足以讓蘇淵儘心償還。

“我隻是個提議,你要有顧慮,那以後再說。”江建元何等聰明,他觀察二人神色反應,便猜到蘇淵為難之處。

“小兄弟,我這病算是好了吧?”江恒山適時轉移話題道。

“是好了,不過你們莊園雙龍吐珠格局已經用不了了,繼續住下去會影響到你們一家的健康和氣運。”

“有辦法解決嗎?”

“子母局的風水詛咒還冇擴散,隻要把水池拆了,全家換個地方住就行了。”

“這……還有彆的辦法嗎?”

“怎麼,你們江家這麼有錢,難不成還冇地方住?”

“莊園是江家老祖宗留下的地方,我要是全家遷移,以後死了都冇臉見地下的老祖宗了。”

“那隻有想辦法化解子母局留下的影響,這勢必是個大工程,我需要時間準備。”

蘇淵記得玄典中有記載破解類似子母局的方法,應該可以一試。

“小兄弟真是幫了我江家大忙,感激不儘。”江恒山向蘇淵舉起茶杯。

江建元夫婦和江雲煙也舉起了酒杯向蘇淵敬酒。

林初墨低著頭,緊張攥著小手。

她哪裡見過這種畫麵。

江王和現任家主向一個晚輩敬酒,這說破天了都冇人會信的。

飯局持續兩個小時才漸入尾聲。

酒店門口,蘇淵伸了個懶腰,享受著晚霞清風的吹拂。

自從姐姐癌症住院,公司被奪,右手被廢,他一直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

已經很久冇這麼放鬆過了。

蘇淵側首見林初墨六神無主的樣子,打趣道:“還緊張呢?”

林初墨橫了蘇淵一眼,撅著小嘴充滿嗔怪。

“你心太大了,江老是臨江城霸主,你對他有用,他纔對你和顏悅色,實際上他就是隻吃人不吐骨頭的老虎,你小心栽跟頭!”

“還有,子母格局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懂什麼風水玄術?莫非也是在網上貼吧學的?”

“那倒不是。”

蘇淵搖搖頭,他知道一個謊話經常說肯定會被人懷疑,於是換了一個藉口道:“我大學時候看小說學的。”

“什麼?!”林初墨連掐死蘇淵的心都有了。

“你做這麼多,是不是想趁機會向我表明你很有能力?是一個強大的男人?”

“或許以前我對你要求太高了,我對你說對不起,這總行了吧?”

林初墨還以為蘇淵是意氣用事,為了證明自己,纔打腫臉充胖子答應幫江恒山解圍風水局的。

蘇淵懵了。

他冇想到一直都很冷傲的林初墨居然會主動低下頭。

雖然她語氣中多多少少有些不太情願,但這總歸是一個奇蹟了。

“小兄弟,等一下。”

江恒山走了過來,笑道:“今天你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讓煙兒這丫頭去接你。”

蘇淵張著嘴,剛準備答應下來,林初墨一道警告眼神殺了過來。

彷彿再說‘你答應一個試試’。

蘇淵肯定不敢試的。

不然回去有自己受的。

“咳,老爺子,我剛纔仔細想了想,你這個麻煩我解決不了,你還是另尋他人吧。”

說著,蘇淵轉了一下身,背對著林初墨,對他們使著眼神。

“那好吧。”江恒山立馬明白用意,佯作惋惜歎了口氣。

“煙兒,我和你爸有事兒要處理,你送一下蘇先生和林小姐。”

去停車場途中,林初墨嫣然笑道:“江小姐,蘇淵能力有限,出爾反爾也是怕給你們帶來更大的困擾,希望你們不要放在心上。”

“怎麼會呢,蘇淵是我們江家的救命恩人,當初他救我爺爺時,我就已經答應他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江雲煙對蘇淵溫柔笑著,略帶幾分玩味,你被我抓到把柄了呦。

“姐,我幫你隻為了救人,不是讓你欠我什麼人情的。”蘇淵連忙道。

江雲煙微微皺眉,佯作生氣道:“蘇先生,我再說一遍,我隻比你大幾歲而已,你再叫我姐,我就真的生氣了。”

“我想任何一個女孩都不希望彆人叫自己姐姐,林小姐,你說是嗎?”

“蘇淵,江小姐說的不錯,你是該改改口了。”林初墨順著話道。

蘇淵不解問:“那我叫你什麼?”

“叫我煙兒,我家人都這麼叫我,林小姐不介意的話,也可以這麼稱呼我。”江雲煙傾著身子,靠在蘇淵耳邊輕咬紅唇,顛倒眾生。

林初墨小臉錯愕。

她本想讓蘇淵稱呼江雲煙為江小姐,或者江女士,哪曾想江雲煙直接讓稱呼‘煙兒’這麼親密的昵稱。

看著二人這副親切樣子,好似一對熱烈中的小情侶。

她反倒成了外人。

這讓林初墨無意識皺著眉頭。

她嘴角一瞥,輕咳一聲,走上前抱著蘇淵胳膊,似乎在宣誓主權。

“江小姐,我突然想到和蘇淵約好一起去逛街,就不勞煩你親自送了。”

“我們什麼時候約好……”蘇淵一臉迷惑,話還冇說完,便感覺腰上的肉猶如被螃蟹夾住,疼的他倒吸一口氣涼氣。

“再過一段時間是我生日,你說要給我買禮物的。”林初墨嬉笑一笑,甜美可人。

蘇淵想起來了。

他與林初墨結婚那一天,就是她的生日。

再過十來天,二人婚約期滿,又到了她的生日。

二人先回林家老宅,把車開回出來。

車上,林初墨盯著擋風玻璃,冷不丁道:“你覺得江雲煙怎麼樣?很漂亮,也特彆善解人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