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 第22章 與林家無關,我就放心了

-

第22章與林家無關,我就放心了

“蘇淵?您找他?”老太太一怔,隨即認為江恒山來找蘇淵算賬的。

蘇淵先是拿了江龍玉,又誤導林興學救人,一前一後算起來,他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肯定要受罰的。

親戚們聯想到這一點,跟著幸災樂禍起來。

被江家盯上,任憑你蘇淵三頭六臂,也是必死無疑。

“江王,我一直讓蘇淵在祖宅候著,隨時聽從您的發落。”老太太完全沉浸在自己臆想中,轉身道:“把那個不孝逆子拖出來!”

見老太太及林家上下的態度,江恒山微微皺眉,看了江建元一眼。

雖然蘇淵入贅林家,早已成為整個臨江城的笑話。

但對於江家而言,這種小事他們自然是不會過問。

江建元走上前問:“林氏,蘇淵姓蘇,是你們傢什麼人啊?”

他們都不是什麼俗人,從先前林興學對蘇淵的嫌棄,還是林家這番態度,足以證明蘇淵與林家關係極為不和。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江家更希望從林家口中聽到確切答案。

“他啊?一個什麼也不會乾,無權無勢無背景,整天隻知道借錢的廢物。想當初要不是算命先生說他命格夠硬,可以幫我林家度過劫難,我們是不論如何都不會招他上門女婿的。”林興學主動回答道。

他是想變著花樣在江家人麵前露臉,為自己將來仕途鋪路。

江建元臉色一變,隨即冷笑不已。

可憐算命先生的一番苦心,全被林家自己給糟蹋了。

“走快點,彆磨磨唧唧的!”仆人在後麵催促著蘇淵。

“蘇淵,見了江王和江家主,還不快跪下行禮!”老太太怒聲道。

這個不肖子孫,不僅一無是處,還冇一點禮數,真是丟林家的臉。

蘇淵猶若未聞,看著江恒山道:“老先生,你們江家還有這種禮數?”

“廢物東西,居然敢用這種語氣跟江王說話,你是不是找死!”林興學怒聲指責,然後撇清關係道:“江王,雖說這個廢物是我們招來的上門女婿,但他隻是來沖喜的,他所做的一切都與林家無關,您千萬彆因此對林家產生什麼誤解。我們林家各個都是循規蹈矩,絕不敢逾越禮數半分。”

“蘇先生與林家無關?那我倒是放心了。”江恒山淡然一笑,渾濁眼裡流露一抹冷意。

好一個林家啊!

林家人們鬆了口氣。

不愧是江王,就是明事理啊。

“江老前輩,我是蘇淵的妻子,我想要說一句話可以嗎?”林初墨知道自己再不說什麼,蘇淵必死無疑了。

“臭丫頭,閉嘴!”老太太、王翠蘭、林興學等幾個長輩幾乎異口同聲嗬斥道。

“你是林家人,還在為一個垃圾說話,難不成你還喜歡上了這個廢物?真是賤骨頭!”

“林初墨,你要是再敢幫這個廢物說情,你就給我滾出林家!我們林家女人冇你這麼不要臉!”

幾個長輩潑口大罵。

江家上門興師問罪,可不能遷怒於林家了。

“小丫頭,不需要說什麼。”江恒山笑了笑,心中已然將林初墨與林家劃分開來。

林家人倒是開心,看來江王都懶得聽彆人解釋了,這個蘇淵是死定了!

江恒山轉而麵向蘇淵,江建元夫婦、唐老,以及江雲煙都明白什麼,與江恒山一同向蘇淵鞠躬。

轟——

看著這一幕,林家上下猶如五雷轟頂,全部石化了。

包括暗中觀察的一些勢力都以為自己眼花了。

江家,居然向著蘇淵,這個林家上門廢物女婿鞠躬?

空氣凝固了,彷彿連時間都停止了。

“江,江王,您們這是在做什麼,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他這個廢物怎麼能受得了你們大禮?”老太太內心翻江倒海,完全不相信眼前所看的一切是真的。

江恒山將其無視,對蘇淵由衷道:“小兄弟,你走後,我越想越覺得愧對於你,便帶著一家老小來向你親自表示感謝,如果給你造成了困擾,還希望你能夠見諒。”

蘇淵掃一圈,見其他人驚異表情,皺眉道:“你們的確給我帶來了困擾,算了,有什麼話,找個僻靜的地方再慢慢說。”

“我已經備好上等茶水好菜,就等接你過去。”江恒山颯然一笑,親切拉著蘇淵上了車。

然後,直接揚長而去。

老太太及林家一眾親戚完全傻在了原地。

他們甚至都冇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

“林姑娘,你也跟我們一起走吧。”江建元盛情邀請道。

“啊?好。”林初墨有些暈乎乎的。

礙於江家主的威信,林初墨下意識就答應了,她壓根冇理清前因後果。

“江家主,等一下!”林興學見江建元也走,連忙叫住道:“您們是不是搞錯了?蘇淵那個廢物差點把江王害死了,你們不僅不罰他,為什麼還要宴請他?”

林興學心裡極度不平衡。

明明是他救了江王,為什麼被宴請吃飯的是蘇淵,而不是他。

“害了江王?這句話你還真好意思說啊。”江建元收斂笑容,神情變得極致冷漠:“原本我也不想與你廢話什麼,畢竟你們林家的命運已經被蘇先生握著了。不過,念在林初墨姑娘麵子上,我倒是可以說兩句,我父親是被蘇先生以逆天之術治好的,他是我江家的恩人。”

“什麼?!”林興學腦子一震,立即道:“不可能,他就是個廢物,怎麼可能治好江王。”

“不是蘇先生治好的,難不成是你治好的?”江建元冷冷一笑,淡漠眼神中隱藏著寒意。

林興學頓時毛骨悚然。之前他被喜悅衝昏頭腦,這時候他才意識到眼前這個人根本不是什麼善類,他是江家家主,乃是一方帝王。

敢質疑他,唯有死路一條!

“你是什麼水準,劉老早透底了,好好反省吧。若非蘇先生不願意彆人攙和他的事情,兩個小時前,你們林家已經不複存在了。”

江建元城府老練,看人很準,知道蘇淵討厭彆人為他做決定,這才饒了林家上下的性命。

老太太等人猶如掉入冰窖,渾身冰涼絕望。

江建元不再廢話,轉身上了車離開,隻剩下唐風及幾名保鏢還留在原地。

老太太反應過來,連忙要坐車跟著過去,被唐風攔住了。

“唐管家,江家主不是邀請我們去吃飯談事情嗎?”老太太腆著一張老臉道。

唐風冷冷一笑:“家主請的是蘇先生,不是林家。”

“蘇淵是我林家的女婿,林初墨又是我林家的人,江家主把他們邀請過去,自然也把林家包含在內啊。”

老太太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她絕不願意放棄與江家交好的機會。

唐風戲虐笑道:“蘇淵與林家無關,這是你們的原話,怎麼,轉眼就忘記了?還是說,你們在欺騙老爺和家主?

老太太到嘴邊的話全憋回肚子裡。

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前十分鐘不餘餘力撇清與蘇淵的關係,結果反過頭來將了自己的軍。

“這個東西是你們送的?”唐風從袖子裡拿出一個精緻小碗。

“我,這是我送的。”於成偉舉著手衝出來,一臉激動道:“唐老,這是我作為道喜賀禮贈給江王的烏雞小碗,是王一山大師親手鍛造的。”

“對對對,於成偉是我女婿,他聽聞江王對瓷器頗感興趣,便花重金買下贈給江王。”林興學忙不迭道。

“嗬嗬,那太巧了,去年王一山拜訪我家老爺,親手送了一個一模一樣的,你說,哪個是真的?”

唐風將小碗塞給於成偉,意味深長道:“好自為之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