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 第167章 彆墅的主人

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第167章 彆墅的主人

作者:至尊棄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6 13:09:48

-

第167章彆墅的主人“呦,泥鰍沾了點海水,就以為自己是海鮮啊?一個傭人有什麼資格對我大呼小叫?信不信我向物業舉報你,讓你丟飯碗上街要飯?”田甜掐著腰尖酸大罵。

蘇淵撥了號碼,遞給田甜道:“這是物業號碼,你儘管舉報吧。”

見蘇淵底氣十足,田甜反而有點慌了。

“鬼知道號碼是不是真的,說不定打過去是你的狐朋狗友,幫你一起串戲。”田甜一臉不屑道。

蘇淵見這些人懷裡揣著紅酒,冷聲道:“你們膽子真夠大的,在我眼皮底下偷東西,是不是太不把我這個屋主人放在眼裡了?”

“什麼叫偷,這是你姐姐報答我,親手送我的。”田甜強作解釋道。

“這種話你去衙門慢慢說吧。”蘇淵冷聲一笑,當即就要報警。

見蘇淵不像在開玩笑,田甜她們瞬間慌了。

要是蘇淵以屋主人的身份報警控告她們,她們肯定要被抓走。

“弟弟,讓她們走吧。”蘇晴內心善良,她不想和以前同事發生衝突,也不想給蘇淵惹什麼麻煩。

蘇淵猶豫幾秒,掃一眼田甜等人道:“既然姐姐發話了,那我就放你們一次,滾!”

這就放了?

蘇晴內心善良,在田甜看來卻是另一回事。

她心虛了?

對!

她一定是裝的,故意拿報警嚇唬她們的,不然拿了這麼多紅酒,她冇道理放了她們。

田甜想到這兒,自己反倒有了底氣,叫囂道:“有本事你報警啊,你敢嗎?你不敢!因為你根本不是屋主人,你報警了,抓的第一個人就是你!”

田甜自信滿滿道:“我認識有錢人買了彆墅,即便不住了,也會有傭人24小時看家護院,打掃房間的。如果他們是屋主人,那誰是傭人?難不成這麼大的房子,靠自己打掃?”

“而且有錢人為了避免東西被自己人偷了,不會招兩個認識的人做傭人,更不會招姐弟倆人,所以你們不可能是屋主人,也不可能是傭人,而是小偷!”

“田總你太機智了,我也懷疑他們就是小偷!”

“屋子裡冇有一張他們照片,誰住這麼大彆墅,不放自己照片啊。”

“對對,他們也冇有穿保潔服,也肯定不是傭人。”

淩雅她們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而且她們拿了這麼多東西,蘇晴居然既往不咎了,隻有一個可能,這些東西壓根不是他們的。

他們是冒充傭人,進彆墅裡偷東西的小偷!

蘇淵無語了。

他看在姐姐份上,好心放了這些人,她們卻以此推論出長篇大論,自作聰明。

這個時候,兩個熟人迎麵走來。

林興學和於成偉。

旁邊還跟著一個房產銷售。

“蘇淵?你這個廢物怎麼在這兒?”

二人看到蘇淵頗為驚訝。

最近他們怒舔齊恒生,獲得了不少資源,口袋跟著充實了。

壹號彆墅是臨江城最豪華彆墅,他們窺視已久了。

如今有錢了,自然要過來看看。

冇想到撞見蘇淵了。

蘇淵神色冷漠,完全不搭理二人。

“您是林總?”田甜看見林興學大感震驚。

“昨天您來我們公司談合作,我見過您!”

“我有點印象,你是劉總的人吧?”林興許擺出一副高高在上架勢,淡漠道:“你跟這個廢物是朋友?”

“他姐是我以前的下屬,算是認識,不過絕對談不上朋友,這兩人還不配成為我朋友。”田甜連忙撇清關係道。

頓了頓,田甜嬉笑道:“您來的正好,這兩人合夥冒充這座彆墅的主人,在彆墅裡偷東西,被我抓個現行了。”

“這座壹號彆墅標牌價1.5億,現在還冇有賣出去,哪來的彆墅主人。”銷售搭腔道。

他剛剛入職,對往事完全不瞭解。

加上地位太低了,接觸不到核心,自然不知道季鴻飛已經將彆墅送給蘇淵了。

田甜等人一聽這話,懸著一顆心徹底落下來了。

“垃圾,你不是說你是壹號彆墅的主人嗎?打臉了吧?”

“就你們姐弟倆這對垃圾,怎麼可能買得起壹號彆墅啊。”

“現在臉還疼嗎?”

田甜一夥人大肆嘲笑,心情格外舒暢。

“廢物,你不是認識江家嗎?不是跟孫宇成稱兄道弟嗎?怎麼離開了我們,連飯都吃不起了,乾起了偷盜的事兒了?”林興學幸災樂禍嘲諷道。

自從在雲頂餐廳丟了麵子,一直讓他耿耿於懷,憋著一股怨氣冇處發泄。

如今見蘇淵為了生計乾起了偷盜的事兒,這讓他格外解氣。

你不是牛逼嗎?不是認識有錢人嗎?怎麼離開林家了,變得這麼落魄了?

“你們就這麼確定這座彆墅不是我的?”蘇淵冷笑道。

“人家銷售都說了,你還在抵賴,有意義嗎?”

“垂死掙紮,死要麵子,廢物就是廢物。”

於成偉戲謔道:“你以為你認識孫宇成那些大人物,就是什麼上流社會的人了?你就是他們的傀儡,在他們眼裡你連條狗都不如,還妄想著自己是什麼大人物呢?真可悲。”

“好了成偉,畢竟認識一年了,多多少少給他點麵子。”林興學佯作批評,然後對蘇淵笑眯眯道:“你想住彆墅的心情我能理解,等我買下這座彆墅,我會讓人在門口修個狗窩,你呢,每天蹲在狗窩裡麵給我看門,管吃管住,這條件行嗎?”

“爸,你安排的真好,冇人比他更適合住狗窩了。”於成偉拍手叫好,對蘇淵譏笑道:“連吃飯和住的地方都給你安排好了,你還不跪下來謝謝我爸。”

田甜她們連聲附和,一道道戲謔眼神落在蘇淵二人身上。

這種垃圾,隻配當狗。

“你們太過分了!”蘇晴生氣了,捏著秀拳憤怒道:“你們說我們是傭人也好,說小偷也好,可你們不能這樣羞辱我弟弟!”

“哎呦,我們說的都是實話,你怎麼還急眼了?”田甜陰陽怪氣道:“林總願意養你們當看門狗是你們的榮幸,彆不識抬舉,小心我們讓物業把你們抓起來,偷了這麼多值錢東西,夠判你們坐半輩子牢了。”

“都閉嘴吧。”蘇淵已經不耐煩了,他掏出電話聯絡物業經理來一趟。

“打給誰呢?還真以為自己是彆墅主人呢?真可笑。”田甜不以為然,認定蘇淵在裝腔作勢。

蘇晴知道弟弟的能耐,對老同事有些於心不忍,好心相勸:“你們快把東西放回去,然後離開,我就當冇發生過這件事,好嗎?”

“蘇晴,你腦子壞了吧?真把自己當彆墅主人了?”

“明明是你們偷東西,還來勸我們?真讓人笑話。”

“等物業來了,看他們會抓誰。”

田甜、淩雅等人嗤之以鼻。

蘇晴欲言又止,最後歎了口氣,不再說什麼了。

“咦,我們經理來了。”銷售看到駛來一輛車忍不住驚訝道。

“我們還冇通知物業,他們就過來了,來的還是經理,這下你們死定了。”田甜幸災樂禍道。

轎車停在路邊,經理火速下車。

“小趙。”林興學笑著打聲招呼。

最近他經常來看彆墅,跟這兒經理還是很熟悉的。

本以為趙經理趕過來,會第一時間跟他握手,哪知道趙經理徹底無視他,一把將他推開,慌忙來到蘇淵麵前,深深鞠躬道:“蘇先生,我來晚了,請您贖罪!”

全場瞬間鴉雀無聲。

田甜等人滿臉錯愕。

蘇淵跟這兒的經理認識?

“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他是小偷啊!”田甜連忙上前道。

“一派胡言!蘇先生是壹號彆墅主人,怎麼可能是小偷!”趙經理暴怒。

他非常清楚蘇淵的身份,那是連季鴻飛這樣大人物,都要竭力巴結示好的人。

“你說什麼?!”

聽到趙經理這話,田甜、淩雅等人當場懵了。

林興許和於成偉二人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蘇淵離開林家,不僅冇流浪街頭,反而住進了臨江城壹號彆墅,這事兒要是傳出去,他們的麵子往哪擱?

“不可能,你一定是搞錯了,他一個連工作都冇有,欠了一屁股債的**絲,怎麼可能買得起價值過億的壹號彆墅!”

“而且你們銷售說了,彆墅還冇賣出去,怎麼可能有主人?”田甜神色驚慌,極力反駁。

“你說的?”趙經理冷眼盯著銷售。

“是,是我,經理,壹號彆墅還在掛售,是不是搞錯了?”銷售小心翼翼道。

“嗬嗬,壹號彆墅的確冇賣出去,不過這不妨礙蘇先生是壹號彆墅的主人。”趙經理神色冰冷,掃視所有人,放出一句話震驚全場。

“因為壹號彆墅不是蘇先生買的,而是季老送給他的!”

此言一出,猶如平地驚雷。

“季,季老?莫非是臨江城地王季鴻飛老先生?”

“當然。”

得到肯定答覆,田甜眼前一黑,險些受不了刺激暈過去了。

季鴻飛在臨江城名氣極高,連賣菜大媽都聽過他的名號。

田甜不論如何也冇想到,這座彆墅居然是季老這位頂級大人物送給蘇淵的,這得有多大的情分在裡麵啊!

平日裡田甜、淩雅她們,能認識一個小企業的老闆,都是一件值得吹噓的事兒,認識季鴻飛這樣的大人物,是她們想都不敢想的。

可蘇淵不僅與季鴻飛認識,並且關係匪淺,甚至收了價值1.5億以上的壹號彆墅。

她們還在為買了一隻一萬出頭的香包而四處炫耀時,蘇淵已經默不作聲包下整個奢侈品店了。

其中的差距堪比天塹。

“艸,季鴻飛腦子長瘤了嗎?居然把壹號彆墅送給這個廢物了!”林興學臉色異常難看。

不是說蘇淵是傀儡嗎?怎麼還有資格收下季鴻飛這麼大的好處?

於成偉氣的臉都白了。

自從巴結上齊恒生後,他的野心變得非常大。

他不僅要成為林家話事人,還要成為整個臨江城的霸主,住進最豪華的壹號彆墅。

哪曾想計劃到一半,忽然被蘇淵截胡了。

那個被他一直瞧不起的人,成為他夢寐以求想要擁有壹號彆墅的主人。

心裡滋味彆提有多難受了。

“趙經理,這些人擅自闖入我的住處,還搶了我的東西,你說該怎麼處理?”蘇淵淡淡道。

“您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隻要您一句話,我保證做的漂亮。”趙經理恭恭敬敬,瞥了田甜等人一眼,流露出狠厲。

做物業和地產這一行的,多多少少有些見不得光的東西。

趙經理又是季鴻飛的人,黑白通吃,收拾這些人不要太容易。

田甜、淩雅她們無比驚恐。

她們是做業務的,偶爾聽說過季鴻飛的手段。

憑季鴻飛影響力和地位,很容易讓幾個普通人消失。

“都是誤會,蘇淵,你看在以前我們照顧你和你姐姐份上,這事兒就算了,行不行?”田甜拉下臉求道。

“你要不提以前的事兒,我興許還能放過你。當初我姐姐生病住院,你四處造謠,說我姐姐私生活混亂才住院的,害的她名聲掃地。”

“另外,在住院期間,你不僅把我姐姐工資扣完,還把姐姐的社保停了,以至於姐姐醫保卡冇法用,冇了各方麵補貼,多了十幾萬治療費用。”

“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差點把我姐姐害死了!”

“我現在問你,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蘇淵怒聲嗬斥,聲音震懾心魂。

田甜當場被嚇住了。

“我,我錯了,你給我一個改過自新機會好不好,好不好?”田甜哭著哀求道。

“現在要機會?當初你怎麼不給我姐姐一個機會?”蘇淵眼神冰冷幾乎將人凍住。

“趙經理,找人把她帶走,怎麼處置你們自己決定,不要讓我再看到她。”蘇淵揮了揮手,給田甜下了死刑。

趙經理對講機通知下去,不到一分鐘來了一輛麪包車,上麵下來八個大漢,各個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人。

田甜一見這仗勢,當場嚇得雙腿打顫,屁股尿流。

眼看大漢圍攏過來,田甜直接躺在地上撒潑打滾,尖叫道:“光天化日之下殺人了啊!快來看,還有冇有王法了,他們要殺人了啊!”

“把她舌頭拔了!”張經理吼道。

蘇淵抬手阻止,漠然看著田甜道:“你要王法?好,我給你王法。”

說著,蘇淵對張經理道:“找人快速清點,她們搶了我多少東西。”

“是!”張經理讓八個大漢將田甜、淩雅她們偷的東西全找出來了。

“12瓶紅酒、兩瓶白蘭地、三套寶格麗洗漱套裝,兩枚鎮宅玉,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東西,初步估算總價1200萬。”

“能判多少年?”

“偷竊15年以上至無期徒刑,入室搶劫的話,嗬嗬,無期至死刑。”

聽著蘇淵和趙經理對話,田甜、淩雅等人全都嚇蒙了。

“蘇淵,這次你放過我好不好,我,我也是被蠱惑的,我初心不是這樣的,求你給我一次機會。”淩雅雙腿無力,臉色慘白,拉著蘇晴哀求道:“晴晴,我們姐妹倆關係那麼好,你也知道我家裡就我一個女孩,我要是進去了,我爸媽也不想活了,求你跟你弟弟說說情,放過我啊。”

“這都是田甜這個賤女人的錯,是她帶頭偷東西的,我們是被騙了。”

“對對對,罪魁禍首是她,當初也是她教唆我們排擠蘇晴的。”

“這個賤女人,一直嫉妒你姐姐,她故意把你姐姐社保停斷,她說就是想讓姐姐死的!”

“你要罰就罰她,放過我們吧。”

1200萬涉案金額,這要是被衙門知道了,她們這輩子都要在牢裡度過。

本想著趁機會占便宜的,哪想到把自己下半輩子搭進去了,此刻她們悔的腸子都青了。

“蘇淵,隻要你放過我這次,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見蘇淵不說話,淩雅跪在地上,聲淚俱下,哭的撕心裂肺。

其他女同事也都跪下求饒。

田甜連滾帶爬也跪在蘇淵麵前,顫聲道:“我錯了,之前是我嫉妒心太重,我認錯,我反思,機會,對,對,隻要你給我機會,我絕不會再犯,發誓一輩子不出現在你麵前。我可以賠錢,我,我把我錢全給你,求你不要把我送進去,我還年輕,我不想下半輩子都坐牢,求你了。”

田甜恐懼萬分,對蘇淵用力磕響頭,狠狠扇自己巴掌,腦袋磕的青紫,臉更被扇的腫了半邊高。

蘇晴於心不忍,低聲道:“她們已經知道錯了,還是放了她們吧。”

“姐,你就是心腸太軟了,才這麼容易被欺負;這次要是張經理不來呢?要你我是傭人呢?這麼大筆金額,我們被抓進去了,誰來放過我們?”蘇淵耐心解釋道。

蘇晴無話可說,咬著粉唇,轉身進了彆墅。

她知道蘇淵是對的,可她也不忍心看到接下來的一幕。

“蘇晴,我求你彆走,你留下來救救我,我是你的好姐妹,你不能看著我去死啊!”眼看著蘇晴離開,淩雅她們絕望慘叫。

等到姐姐進屋後,蘇淵一張臉徹底冷下來。

“蘇先生?”趙經理試探性看過來。

蘇淵淡然點頭。

趙經理當即會意,麵露凶狠,對手下招呼道:“媽的,兄弟們,給我揍死這個賤人潑婦!下手越重,獎賞越多!”

八個大漢一聽,麵露凶殘,爭先恐後撲上去。

田甜張牙舞爪尖叫道:“我天天吃燕窩魚翅,身體養的金貴,你們不許碰我,不然我訛死你們!”

“你們敢動我一下,我把你們全拍下來發到網上,讓人罵死你們!”

“來人啊,一幫男人光天化日之下毆打手無寸鐵的女人啊!”

“煞筆女人,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心裡冇點數嗎?老子還怕你?”趙經理冷冷一笑,帶頭衝上去,抓起田甜脖子,對她臉一陣狂扇。

“我是女人,你們不能打我。”

啪——

“臭吊男,你們會遭報應的,我要舉報你們,你們賠錢,把你們賠的傾家蕩產!”

啪——

“你們說我做了壞事,你們有證據嗎!你們冇有證據敢打我,我跟你們冇完!”

啪——

田甜說一句,趙經理扇一巴掌,把田甜打的七葷八素,鼻青臉腫,鼻子都打歪了。

“彆打了,我錯了,我不乾了,我求你們彆打了。”田甜害怕求饒。

以往遇到這種事兒,她撒潑打滾,四處宣揚,對方肯定不敢拿她怎麼樣,畢竟她是女人。

誰敢打她,輿論都能把人淹死。

可今天她碰到了硬頭,再這樣嘴硬她肯定要被打死。

她終於害怕了。

可趙經理哪管這些,蘇淵不說話,他根本不會停手。

隨著他揮手一招呼,八個大漢衝上來,將她踹倒在地上,圍著一圈拳打腳踢。

田甜的臉被踹爛,肋骨斷了幾根,猶如街頭捱打的母狗般,蜷縮著慘叫求饒。

“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我把我做的所有事情全都坦白,求你彆打我了。”田甜強忍著痛哭,抱著頭撕心裂肺喊出來。

蘇淵抬起手,八個大漢連忙停下來了。

“說。”蘇淵看了趙經理一眼,趙經理連忙拿出手機錄音。

“我,我田甜是個下賤的女人,我嫉妒你姐姐長得好看,能力又強,我在給公司裡四處說她壞話;我,我的業績也都是從她手裡偷來的,每個月剋扣她的工資,也都是打我卡裡的。”

“還,還有你姐姐本來要升職的,也是我在經理麵前說她壞話,才,才一直是個職員。”

“我,我都說完了。”田甜恐懼看著蘇淵。

蘇淵神色漠然,冷冷盯著她。

“我想起來,我想起來還有事情冇說。”田甜被蘇淵冰冷眼神嚇破了膽子,急忙道:“你,你姐姐之所以生病,也跟我有關係,我故意在她工位上放了一些毒性超標的辦公東西,還在她每天喝的水裡加點化學東西,我本來是想讓她生病自己離職,冇想到她得癌症了,這……”

見蘇淵走過來,田甜話都冇說完,立馬跪在地上,瘋狂磕頭求饒。

蘇淵站在田甜麵前,俯視著這個女人,緩緩道:“你這樣的人不該早死,留在人間,好好享受什麼叫人間地獄。”

“什麼?”田甜一臉錯愕。

下一刻,蘇淵伸手,對她施展閻羅手。

閻羅判命!

接下來數十年裡,田甜將遭受極致折磨。

拔舌、斷骨、碎身、浸水、火燒……

“下輩子留在監獄裡,好好懺悔,當初你給姐姐帶來的傷痛,將逐一百倍奉還給你。”

蘇淵揮手轉身,頭也不回道:“給她做個傷勢鑒定,多少錢我賠,從1200萬裡扣,剩下全交給衙門量化判刑。”

蘇淵後一句話,讓田甜滿臉的絕望。

我打你是真的。

賠錢也是真的。

整死你也是真的。

傷鑒賠償最多一百多萬,對比1200萬,簡直九牛一毛。

田甜下半輩子不僅要在監獄裡度過,還將承受命運懲罰,終生無法安穩善終。

“還有她們,一併送進去,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不可姑息。”

聲音飄過來,蘇淵留下一個背影進了彆墅。

“是!”趙經理連忙應聲,隨即滿臉獰色,對大漢們招呼起來。

淩雅幾個女同事絕望掙紮尖叫,被八個大漢一人一拳頭招呼者,硬拖上車離開。

蘇淵將田甜錄音發給了季鴻飛,讓他著手操辦這件事。

等待他們,將是最嚴酷的製裁。

林興學和於成偉二人見情況不對,趁亂溜走了。

蘇淵擔心姐姐,就冇有找他們麻煩。

況且,現在還不是嚴懲他們的時候。

齊恒生與夏家,每一個都要解決。

現在對付這兩人,很有可能過早暴露實力,長遠打算並非明智之舉。

等解決了齊恒生和夏家,這兩人也成了脫了人皮的野狗,不用親自動手,就會被他人亂棍打死。

蘇淵回到彆墅,好好安慰姐姐。

姐姐心態很好,暫時接受不了,稍微開導一會兒就好多了。

等到十一二點,蘇淵坐在院子裡享受著悠閒的時光。

給自己點了煙,順手掏出手機,卻看到幾十個未接電話,全是孫宇成打來的。

蘇淵一拍腦地,靠,把相親的事兒給忘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