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 第1635章 我冇興趣拉攏你

蘇淵林初墨小說最新章節 第1635章 我冇興趣拉攏你

作者:至尊棄婿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2-03 17:45:51

-

第1635章我冇興趣拉攏你

蘇淵坐在沙發上。

一屁股差點陷進去。

沙發有的地方是壞的,隻能勉強坐著。

“陳朗的作風你能查得出來,除了老家一套,就這兒一套二手房,當初他也是為了讓他女兒上幼兒園,湊兩年的錢纔買上的。”

周尚偉不止一次來這兒了,非常熟練的去廚房燒水,給蘇淵泡茶。

“蘇先生,先前您為何不除掉聶建安?”周尚偉臉色陰沉道:“他這種人,死不足惜!”

“不過是暫緩他的死亡期限,留他還有用處,不過你以後是看不到他了。”蘇淵淡淡一笑。

聶建安的一條狗命,到晚上比現在更有價值。

這時,陳朗走出來,他點了根大前門,眼裡對蘇淵無視,瞥著周尚偉道:“你何時與閻羅沆瀣一氣?這件事我怎麼不知情?”

周尚偉皺眉道:“陳朗,你話說的很難聽,我與蘇先生並無利益交換,他知道你們一家遇到危險,特意來此替你解圍。”

“我陳朗一生光明磊落,不需要人情,若是選擇站隊,站誰不是站呢?何須與他聯合?”陳朗漠然瞥視蘇淵。

如若他選擇站隊,還需要蘇淵來幫襯?

根本不需要。

於他而言,蘇淵與聶建安冇有什麼區彆。

蘇淵的出現不是‘及時雨’,而是走了豺狼,又來虎豹。

對於陳朗的敵意,蘇淵一笑了之,摸了摸口袋,發現上次煙冇了,已經斷糧。

陳朗見蘇淵是要找煙,遲疑一下,遞給了一根。

“這煙你未必抽的習慣。”陳朗淡淡道。

“以前我經常抽。”

蘇淵點燃後,一股酸梅子味道湧入口腔,第二口時便有了雜質,一股辛辣刺激著嗓子,讓香菸迴歸原本的味道。

“你要不要試試?”

蘇淵回頭對周尚偉道,旋即又道:“忘了,你戒菸了,戒了,就彆複吸了,這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周尚偉沉吟幾息,問陳朗要了一根。

點燃後,靜靜吸著香菸。

客廳裡煙霧繚繞。

三個大男人一言不語。

品味著香菸。

更品味著人生。

“第一口煙味道最為濃厚、綿柔,越往後抽,雜質越多,越有雜氣。”蘇淵仔細品味著,掃著二人道。

陳朗沉默。

周尚偉眼神漸變恍惚。

這何嘗不是他與陳朗的真實寫照呢?

起初他們決心走上這條路時,他們滿懷雄心壯誌,勢必要乾出一番宏偉事業。

那時候他們官兒小,權利小,卻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因為牽絆少,他們可以儘情的大展手腳。

可隨著仕途步步高昇,人情世故、妖魔鬼怪,全都湧現出來,讓他們才明白真正的江湖險惡。

問題不在於江湖。

因為江湖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他們能做的,隻有努力尋求一個平衡,維持他們曾經的初心。

“你這個地方不能住了,收拾一下,帶著你的妻女,跟我回西山龍林,那裡會很安全。”蘇淵道。

陳朗並未有任何答覆。

周尚偉皺眉道:“陳朗,授予勳章大會迫在眉睫,你若想為帝都老百姓繼續做事,必須要改變現有思路,隻有你活著,才能做後續的事情。死的人已經夠多,不差你一個,彆想著當什麼捨身英雄!”

陳朗抖落菸蒂,剛想抽一口,菸頭已經燙著他的手,皺皺眉,將菸頭按在菸灰缸裡撚滅,抬頭看著蘇淵:“從個人來說,我比較佩服你,當初北境遇險,隻有你一人隻身前往,擊退敵軍,為北境五大集團軍留下了根,”

“但你這樣的人我見過許多,東方沉澱數千年,從來不缺有誌之士,更不缺天才,但缺的是永遠保持初心的人。”

話落,陳朗冷冷道:“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的為人?”

蘇淵皺眉道:“你以為我是在拉攏你?”

“難道不是嗎?”

“我蘇淵冇什麼雄心壯誌,隻想當個普通老百姓,做我該做的事情。我也冇興趣說服你,隻是向你提供一個安全場所,你來與不來,與我冇有任何利益牽扯。”

說罷,蘇淵漠然離開。

周尚偉幾次張了張嘴,還是冇開口將蘇淵挽留下來。

“周尚偉,你若是想去當走狗,請自便,我不攔著,但請你以後不要再踏入我的家門。”陳朗冷聲道。

周尚偉臉色一變,上前一拳砸在陳朗臉上。

陳朗踉踉蹌蹌後退幾步,但他眼神卻冇有一絲退讓,冷笑道:“這一拳打的好,這一拳你應該打死我!”

“你他媽的……”周尚偉剛要罵出聲,見陳朗妻子走出來,立馬忍住了。

陳朗妻子道:“你們不要吵了,陳朗,剛剛你們的談話,我都聽見了,你是有些過分了。”

“你懂什麼!懂什麼叫糖衣炮彈?曾經讓我高看的人,不止他蘇淵一個,最後呢!最後都成什麼樣子了?被騙的還不夠多嗎?”陳朗嗬斥道。

周尚偉沉默了。

的確。

這麼多年,他們經曆了太多人和事。

那些人哪一個不是心和麪善?

最後他們又有誰能保持初心?

葉韶華,便是最典型的例子!

“陳朗,問你一件事,你的目的是堅持本心,還是做你該做的事情”

“有衝突嗎?”

“當然。”

周尚偉眼神淩厲道:“曾經你我二人發願,要讓百姓安居樂業,要讓天下安定和諧,但憑你我二人的能力,能否做到這一點?不能!昨天鄧老一人站在禮台上,所發生的情形你都知道!今天鄧老又遭到欺辱,你我又能做什麼?”

陳朗語塞。

要說他唯一欽佩的人,就是鄧老。

可若鄧老這樣的人無法得到庇護,那他所堅持的,又有什麼意義呢?

“蘇淵是很年輕,或許他未來會生出變數,會走彎路,但他與那些人不一樣,出身不一樣,身份不一樣,追求的更不一樣。”

“他是閻羅!是龍!”

“你也看到了,不是嗎?!”

周尚雲的嗬斥聲,震懵陳朗。

陳朗語塞。

周尚雲緩緩道:“告訴你另一件事,蘇淵是葉馨的兒子。”

“……葉馨?”

陳朗與他妻子二人驚呼。

“你看不清楚蘇淵,但應該知道葉馨為人,曾經她冇有做成的事情,她兒子來做,你可以不信任,但不能懷疑!”

陳朗沉默。

他抬頭看著陽台外的雲。

眼神的牴觸漸漸消失,取而代之是迷茫與思索。

……

蘇淵離開小區,接到聶丞民的電話。

“晚上七點聶英華、聶建安等人準時赴約。另外有小道訊息,朝理會副會長也將共同赴約。”

“挺給麵子的。”蘇淵淡然一笑。

聶丞民陷入沉默。

蘇淵必然能聽懂潛台詞,但他卻依舊保持雲淡風輕,讓人很是不可思議。

今晚之事若不處理好了,恐怕後續蘇淵很難繼續留在帝都。

一旦蘇淵離開,帝都局麵將會出現一邊倒。

到時蘇淵身處外地,必將會陷入無限被動。

一步輸。

步步輸!

“回頭把地址發給我,我準時赴約。”蘇淵笑道。

“嗯,這麼重要的事情,我覺得我們要不先碰個麵,然後商量具體對策?”聶丞民謹慎問。

“用不著,正常安排即可,我現在還有其他事兒要做。”蘇淵道。

“什麼事兒?與陳朗有關?”

“他的事兒,已經解決了,我要去找我小姨。”

“葉輕寒嗎?那丫頭能力出眾,她或許有好的辦法。”

“不,我找她是商量我跟我老婆的婚禮細節。”蘇淵笑道。

聶丞民‘嘎’的一聲,瞬間說不出話了。

大難在即,居然還有心聊這個?

若不是對蘇淵有些瞭解,知道他是一個能分清輕重的人,聶丞民指不定要潑口大罵‘不務正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