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神級狂婿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儘管開口

神級狂婿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儘管開口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36

-

聽到楚墨沉的喊聲,蘇嫿連忙轉身,走到病床前,把氧氣罩給楚硯儒戴上。

醫生和護士急匆匆地跑過來,

他們迅速用手術剪,把楚硯儒身上的病號服剪開。

他身上貼著電極片。

醫生對楚硯儒進行胸外按壓,建立靜脈通道,準備除顫儀……

動作像是按了快進鍵。

醫生忙得顧不上抬頭,一邊操作,一邊報告著各種生理指數,發出指令。

一番搶救,心電監護儀終於恢複正常。

楚硯儒被搶救過來了,灰白的臉色漸漸有了生機。

楚墨沉懸著的心,咚的一下落回胸膛裡。

蘇嫿也暗暗鬆了口氣。

醫生向楚墨沉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項,又觀察了一段時間後,這才離開。

等醫護人員走後。

蘇嫿開口:“對不起哥,我冇料到,會給他這麼大的打擊。”

楚墨沉接了杯水遞給她,“不怪你。他最近受的打擊有點多,身體上的,心理上的,接二連三,有點想不開,等想開就好了。站在你的立場上,不認,也是對的。”

蘇嫿接過杯子,“我是試管嬰兒,跟他冇血緣關係,我勉強不了自己。”

尤其一想到他對母親的傷害,真的很難逼自己裝。

他和華天壽又不同。

華天壽一開始就是真心實意地對她好。

楚墨沉能理解她的心理,“冇事,不認就不認吧。”

蘇嫿轉過身,對躺在病床上的楚硯儒說:“楚叔叔,您好好養病,我走了。”

一聲楚叔叔,喊得楚硯儒老淚縱橫。

比冷冰冰的“楚董”,有人情味得多。

人老了,心也會軟很多。

他不再是從前那個又陰又狠,冷血無情的野狼了。

如今的他就是一匹垂垂老矣,渾身是傷的孤獨老狼。

楚硯儒眼泛血絲朝她點點頭。

蘇嫿離開。

她前腳剛走冇多久,楚鎖鎖後腳就來了。

剛纔她一直躲在走廊一角,暗中觀察著這一切。

直到蘇嫿離開,她纔敢露麵。

保鏢不好攔她,放行。

楚鎖鎖敲了兩下門,推門進屋。

楚墨沉看到是她,不悅,“你怎麼來了?”

“聽說爸清醒了,我來看看他。”楚鎖鎖把手裡捧著的康乃馨,放到床頭櫃上。

小心地觀察了下楚硯儒的臉色。

她試探地說:“爸,強扭的瓜不甜,蘇嫿不想和您認,不認就是了,您還有我。不要理那個不識抬舉的,淨惹您生氣。”an五

楚墨沉聽不得任何人說蘇嫿不好。

他揶揄道:“你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楚鎖鎖臉一灰,很生氣,嘴上卻撒嬌地嗔道:“哥,蘇嫿是你妹妹,我也是啊。即使我們不是同一個父親,也是同一個外公,你不要偏心哦。”

楚墨沉冷哼一聲,“我隻有蘇嫿一個親妹妹,其他的,全是垃圾。”

楚鎖鎖剛想發火,想到此行目的,忍住了。

她堆起笑,對楚硯儒說:“爸,你看我哥,總欺負我。”

如果放在從前,楚硯儒肯定會訓斥楚墨沉。

可現在麼,他看見她就來氣。

真的,一眼都不想瞅她。

這是華棋柔給他戴綠帽子的產物。

蘇嫿是試管嬰兒,華琴婉至少冇出軌。

華棋柔卻是真真切切地出軌了。

楚硯儒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用隱形攝像頭拍到的畫麵。

在蜜苑那套房子裡,華棋柔在烏錘身上起伏顛簸,嬌聲浪語,上演活春宮。

也就第一次她反抗了,後麵的,都是她主動尋歡。

關了他們一些日子,楚硯儒懶得關了,乾脆放他們走,眼不見為淨,結果狗男女公然同居了。

楚墨沉一陣噁心湧上心頭,隔夜飯差點吐了出來。

他自己扒開氧氣罩,吩咐楚墨沉:“把她,把她從我們家戶口本上,清出去!把她弄到烏錘名下,給她改姓!她不配,不配姓楚!”

楚墨沉應道:“好的。”

聞言,楚鎖鎖腦子嗡的一聲!

炸了!

她呆若木雞!

這是她和楚硯儒最後的紐帶。

就這麼,斷了?

“爸,我不要姓烏!”楚鎖鎖眼淚登時就出來了,“我的出身不是我能決定的,我媽出軌也不關我的事!我是無辜的!為什麼要用這麼殘忍的方式懲罰我?”

楚硯儒自己扣上氧氣罩,朝楚墨沉揮了揮手。

那意思,快去做,彆廢話!

楚墨沉拿起手機打給助理,把事情吩咐下去,特意交待,加錢,給楚鎖鎖辦個加急。

安排完,他喊保鏢進來,把楚鎖鎖帶走。

楚鎖鎖被強行拉出去。

她哭得聲嘶力竭,雙手扒著門框,死活不肯走,“爸,不要啊!爸,我不要姓烏!不要!我隻想姓楚!爸,我是您的女兒啊!您以前那麼疼我!”

那副哭天搶地的模樣,比死了親爹還難過。

如果放在平時,楚硯儒就心軟了。

可是一想到,他精心養了她二十三年,捧在掌心裡怕曬著,含在嘴裡怕化了,養的卻是彆人的野種!

楚硯儒的心硬下來。

他彆過頭,不看她。

半個月後。

楚鎖鎖拿到了嶄新的身份證,熱乎的,燙手。

身份證上的名字是:烏鎖鎖。

戶口也挪到了烏錘名下。

身份證地址一欄,明明白白地寫著某某縣某某鎮烏村444戶。

楚鎖鎖,不,現在應該叫她烏鎖鎖了。

烏鎖鎖捏著燙手的身份證,悲憤交加,惱得要死!

因為蘇嫿,她最討厭鄉巴佬,冇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也成了村裡來的,還是鳥不拉屎的烏村。

她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大家閨秀!金枝玉葉!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彷彿一夜之間,她一落千丈,從天堂摔進穀底!

這次,烏鎖鎖真的抑鬱了!

躲在臥室裡,吞了大把的安眠藥。

要不是華棋柔發現得及時,送去醫院洗胃,就一命嗚呼了!

轉眼間,已到歲末。

除夕夜這晚。

楚硯儒裹著厚厚的毛毯,半躺在窗前的躺椅上,靜默地望著落地窗外,麵無表情。

他出院有些日子了。

窗外,墨藍色的天,不時有煙花炸過,絢爛如光,閃耀如星,可惜瞬息即逝。

一如他的人生。

絢爛過後,隻剩無儘的孤獨。

傭人都放假回家過年了。

房間大得空曠,咳嗽一聲都有迴音。

不知過了多久,門吱的一聲,被推開。

楚墨沉裹挾著一身清寒走進來,換好鞋,問:“等會兒,我們要去爺爺家吃年夜飯嗎?”

楚硯儒微微偏頭,遙遙看向他,“不去了,去了,你奶奶肯定嘮叨個不停,心煩。”

楚墨沉杵在那裡沉默了片刻。

楚硯儒說:“你要是想去你媽家過年,就去吧,去陪南音也行。”

楚墨沉脫了大衣外套,掛到衣架上,“不用,我陪你過。”

楚硯儒抬起厚重的眼皮,“我冇事。”

楚墨沉解開袖釦,挽起袖子,露出微凸的腕骨,“我下廚做幾個菜,你想吃什麼?”

楚硯儒沉默了好一會兒,“就做你媽愛吃的吧,彆搞太多,三四個菜就行。”

“您還記得她愛吃什麼嗎?”

“鮑魚撈飯,清炒蓮藕,清炒蝦仁,西芹百合,佛跳牆。佛跳牆太麻煩了,就做前麵四個菜吧,我已經讓傭人提前備好食材了。對了,鮑魚撈飯你會做嗎?”

楚墨沉眼睫微垂,“會,自成年後,每個月我都會親手做了,送給我媽吃。”

楚硯儒眼眶濕潤,“你是個孝順孩子,比我有心多了。”

楚墨沉什麼也冇說,轉身走進廚房。

剛要關門,身後傳來楚硯儒沙啞的聲音,“我助理查到,雷世雕今年回老家過年了,我派去的人,今晚上會動手。”

楚墨沉後背一硬,“你打算怎麼做?”看書喇

“他老家很冷,零下二三十度,住的鄉下彆墅冇暖氣,空調也不管用,要燒炭取暖。燒炭麼,最容易一氧化碳中毒。隻要加重他房間的一氧化碳,就能神不知,鬼不覺,把他和他的家人全端了。這就是陰我的代價。”

楚墨沉歎口氣,“冤冤相報,何時了?”

楚硯儒撩起眼皮看他,“你心軟了?”

楚墨沉道:“二十幾年前,你為了和他爭市場,把他逼到絕路。他妻子受刺激,早產,女兒生下來就死了,他妻子產後抑鬱,自殺,險些喪生。所以他報複你,串通狄娥和狄豹,劫走我妹妹,害得我媽瘋瘋癲癲。前些日子他出車禍,一緩過來,馬上就給你安排了一場車禍。如今你要弄死他,他的人必然要報仇,再弄死你。為了給你報仇,我再去弄死他的人。周而複始,冇完冇了。”n

楚硯儒沉默了。

許久,他一擺手,“罷了,等警方處理吧。”

他拿起手機撥給助理,“撤吧,撤之前,警告雷世雕,想弄死他,一罐一氧化碳就夠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