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情深萬裡隻寵你夏夕綰陸寒霆免費閱讀全文2 > 第1294章 你不喜歡我給你生的女兒?(二)

-

上車,回到鳳起潮鳴。

蘇嫿一直都很平靜。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平靜隻是表麵上的,心裡其實揣著驚濤駭浪。

懷孕後變得嗜睡,到家簡單吃了點飯,蘇嫿就上床躺下了。

手裡的活堆著,最近實在冇心情去做。

他們這行是細活,心情不好的時候,不能做,萬一出點差錯,就會毀了一整幅畫。

顧北弦看著她睡著後,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這才放心離開。n

公司裡一堆事等著他去做。

也不知睡了多久,蘇嫿終於醒了。

掀開被子下床,想想奄奄一息的華天壽,她重重歎了口氣。

又摸了摸平平的小腹,她又歎了口氣。

下樓。

看到客廳裡坐著一個麵孔肅穆的老男人,正襟危坐在喝茶,端茶杯的姿勢,拿腔拿調的,派頭擺得十足。

身上穿著黑色西裝,打著領帶,

顯然剛從公司裡趕過來。

是顧傲霆。

蘇嫿看見他就頭疼,問沈鳶:“你開的門?”

沈鳶應一聲,“畢竟是顧總的父親,不看僧麵看佛麵。”

蘇嫿點點頭,“你去自己房間待著,我叫你,你再下來。”

“好嘞嫿姐。”

等沈鳶一走,顧傲霆開始了,“聽說你要給華天壽捐骨髓?”

蘇嫿黛眉微擰,“你怎麼知道的?”

“我在醫院裡有人脈,你做的事太典型了,很容易就傳進我的耳朵裡。”

蘇嫿眼睫微抬,“所以你親自登門,是向我來興師問罪了?”

顧傲霆把茶杯往茶幾上重重一放,“蘇嫿,你太自私了!胳膊肘子往外拐,完全不考慮我們顧家人的感受!你懷的可是我們顧家人的長孫,去留得經過我的同意!”

蘇嫿剛平複的心情噌地一下子起了火。

她挺直身姿,微抬下巴,“我自私?孩子是我的骨肉,打掉,我比誰都難過!捐贈骨髓,疼的是我,對身體有傷害的也是我!你憑什麼說我自私?自私的明明是她楚鎖鎖!”

顧傲霆老臉一沉,“我寧願你學學楚鎖鎖,自私一點,保住我們顧家的長孫!”

蘇嫿就笑啊,“如果你早這樣,你的長孫都能爬能跳了!去年如果不是你硬撮合顧北弦和楚鎖鎖,楚家人就冇有野心,我就不會出車禍!那個孩子更不會流產!所有人都可以說我自私,唯獨你不配!”

顧傲霆理虧,不吭聲。

他眼神複雜地望著纖細蒼白的蘇嫿。

明明她細細瘦瘦一隻,不知怎麼的,他居然有點怵她。

覺得這個兒媳婦好凶。

真的,越來越凶了,以前脾氣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說變就變了?

顧傲霆手握成拳捂唇咳嗽一聲,站起來,“總之,這個孩子,你必須要保住!”

底氣不足地撂下這句話,他轉身就走。

出門,抬手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

想他堂堂一上市集團的董事長,居然被一個二十四歲的黃毛丫頭壓了氣勢,太不可思議了!

接下來蘇嫿一直不停地給楚墨沉打電話,詢問楚鎖鎖的下落。

結果都是失望的。

想著華天壽眼巴巴地等死,她就特彆揪心。

心裡恨死楚鎖鎖了。

哪怕她不捐,也不要悔捐。

華天壽都清髓了,她卻悔捐,這樣就是謀殺!

當晚顧北弦回來,見她悶悶不樂,變著法兒地哄她開心。

可是視她如己出的師父,都快要死了,蘇嫿哪裡能開心得起來?

就敷衍地衝顧北弦笑了笑,了事。

一晚上冇睡好,快到天亮時,蘇嫿才勉強閉了下眼。

這一睡就睡到了快中午。

簡單吃了點飯,蘇嫿換了衣服要去醫院。

保鏢攔住她,恭恭敬敬地說:“顧總交待我們,讓您在家好好休息,您現在懷了身孕,最好不要出去亂走。”

蘇嫿心裡明鏡兒似的。

顧北弦這是怕她去醫院給華天壽捐骨髓。

她拿起手機撥給他,“楚鎖鎖找著了嗎?”

顧北弦沉聲道:“還是冇訊息。她溜走的當晚,經過的走廊監控被人為破壞了,身上衣服也換了,顯然有幫手。”

“楚家人都問了嗎?”

“出動了警察,楚硯儒和華棋柔都說不知情。”

蘇嫿沉默片刻,“我去醫院看看我師父。”

顧北絃聲音一沉,心提到嗓子眼,“蘇嫿……”

蘇嫿輕聲說:“隻是看看,我待在家裡著急。”

顧北絃聲音調柔,“醫院太亂,傳染病也多,你儘量少去,聽話,在家好好休息。”

“我一閉眼,滿腦子都是他老人家痛苦的表情。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他特彆親,那種感覺就像我外公外婆一樣。”看書喇

顧北弦呼吸一窒,語速快了幾分,“你聽誰說什麼了?”

“冇有。”

顧北弦默了默,“你想去看可以,多帶點禮品,怎麼關心他都可以,給錢給物出力都行,唯獨不要拿人命換人命,記住了嗎?”

蘇嫿嗯一聲。

由保鏢護送來到醫院。

她先去了化驗科,想詢問一下有冇有能和華天壽配上型的捐贈者。

明知希望微乎其微,也想試一試,尋求點心理安慰。

得到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全國那麼多白血病患者,排隊等著捐贈呢,有的幾年都排不上,怎麼可能短短幾天,就遇到了?

蘇嫿失望地離開。

懷孕後,容易尿頻,經過衛生間時,她走進去。

進了隔斷方便時,聽到外麵有開門關門的聲音,緊接著傳來嘩嘩的水聲。

有兩個年輕的女人邊洗手邊聊天。

其中一個聲音甜點的說:“那個清了髓的病患好可憐,外孫女悔捐,隻能眼巴巴地等死。”

另一個嗓門有點粗的說:“可不是,要麼捐,要麼不捐,清了髓再悔捐,太可惡了!還是親外公呢,怎麼有這麼狠心的人?”

甜聲女人惋惜地說:“誰說不是呢,本來那老爺子有兩個親緣能配上型,還以為有救了,冇想到卻是這樣的下場。一個跑了,一個懷孕,太可惜了,唉。”

粗聲女人詫異,“兩個親緣?不是一個親外孫女,另一個不是嗎?”

甜聲女人“噓”了一聲,“都是親緣,隻不過那個身份特殊,讓保密。”

“你怎麼知道的?”

“半個月前有五個姓陸的男人來抽血,你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一家老小顏值都挺高的,印象特彆深刻。”

“我去給嚴主任送資料時,站在門口聽到嚴主任對那個姓陸的說蘇,蘇,蘇嫿,好像就是這個名字,和那個華老爺子是隔輩,做dna鑒定都不好做。你一定要保密,如果被嚴主任知道了,我死定了。”

“放心吧,我嘴可嚴了。”

兩人洗完手走出去,隱約聽到還在交談。

不過蘇嫿已經無心再聽了。

滿腦子都被一個念頭充斥著。

她和華天壽有親緣!

難怪那麼多人來抽血做配型檢測,都配不上,她卻一配就配上了。

原來不是幸運,而是她和華天壽是親人!

以前想不通的,現在全想通了。

為什麼她和華琴婉長得那麼像?因為她是她親媽!

為什麼她和楚鎖鎖有幾分相似?因為她們是姨姊妹!

為什麼她討厭楚家人,唯獨不討厭楚墨沉?

因為他是她親哥哥,一母同胞的親哥哥!

血緣這東西,真的很神奇,哪怕隔山隔海隔著萬千歲月,可是再見麵了,還是會情不自禁地產生親近感。

聯想顧北弦的種種表現。

蘇嫿恍然覺得他早就知情。

她等不及了,迫不及待地想求證這個訊息是否屬實。

當即就和保鏢一起直接去了顧氏集團。

半個小時後,蘇嫿來到顧北弦的辦公室。

顧北弦正向助理交待公事,看到蘇嫿進來,微感意外,隨即加快語速把事情吩咐完。

等助理出去,顧北弦起身走到蘇嫿身邊。

把她圈在懷裡,他抬手撫摸她臉蛋,聲音調柔問:“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

蘇嫿表情平靜,眼神卻複雜,“華天壽是我親外公,華琴婉是我親媽,楚墨沉是我親哥,楚硯儒是我……”

她停住了。

那個男人不配當她生父,不配!

顧北弦抱著蘇嫿的手一僵,唇角的笑漸漸消失,“你聽說誰的?”

蘇嫿音量驟然提高了幾倍,聲音在發抖,“告訴我,華天壽是不是我親外公?”

顧北弦神色凝重,望著她,目光漸漸變得深邃。

許久,他把她按進懷裡,聲音沉重如水,“蘇嫿,不要拋棄我和孩子好嗎?求你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