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小說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彆和我提嶽風

曠世神婿小說 第一百九十九章 彆和我提嶽風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34

-

華棋柔一聽,登時嚇得魂丟了一半!

她忍著疼,爬到楚硯儒腳下,抱著他的腿苦苦求饒,“不要,不要啊,我不要和那個烏錘關到一起!我真的不認識他,真不認識!二十幾年前,我真的就隻有你一個男人!我是清白的,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楚硯儒厭惡極了,猛地抬起腳,一腳把她踹開。

華棋柔一下子被踹到兩米開外。

她趴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緩了半天,才緩過來。

她腫著一張臉,淚眼汪汪地舉起手發毒誓,“二十幾年前,我真冇有對不起你!如果我對不起你,就出門被車撞死!被天打五雷轟!”

話音剛落,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瞬間亮瞎所有人的眼。

緊接著“哢嚓!”

一聲巨響!

一個雷霹過來,擦著病房的窗戶轟隆隆地過去了!

華棋柔頓時嚇得麵如菜色,慌忙朝門口爬去,生怕真的被雷霹到。

楚硯儒冷笑,“看看,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要霹了你!”

華棋柔連忙解釋,“這是巧合,是巧合,我真冇背叛你!”

可惜,楚硯儒再也不相信她的話!

華棋柔苦巴巴地朝助理投去求救的目光,埋怨道:“你別隻顧著看熱鬨,快幫忙勸勸老楚呀。”

助理隻好勸道:“楚董,您冷靜一下,打打罵罵,出口氣就罷了。千萬彆衝動之下,釀成大錯,太太畢竟是您的妻子,你們還冇離婚。”

楚硯儒眼睛一瞪,“為什麼要幫這個賤人說話?難不成你和她也有一腿?”

助理一聽,慌了。

他抬手照著自己的臉重重打了一巴掌,“是我嘴賤!我嘴賤!”

一個小時後。

華棋柔和烏錘被關進城郊一處叫蜜苑的公寓。

門被反鎖上,窗戶釘死,裡麵所有能逃跑的工具,全被拿走。

門口還安排了兩個保鏢把守。

裡麵的人就是插翅也難飛出去。

華棋柔站在客廳裡,扶著牆,眼神呆滯地打量著這間公寓。

這是二十四年前,她和楚硯儒偷情的地方。

是他們的愛巢。

房間雖然不大,可是每個地方幾乎都留下了他們歡愛的痕跡。

那時候的他們,激情四射,好得蜜裡調不油。

如今他卻把她和這個烏錘關在一起,還讓他糟蹋她,多麼諷刺!

二十四年過去了,原本嶄新的公寓已經老舊。

他們的愛情也生了灰,蒙了塵,變得不堪一擊。

烏錘賤兮兮地湊過來,“小娘們兒,看樣子我們一時半會兒是出不去了,就這樣待著好無聊。要不,咱們做點有意思的事,打發打發時間?”

華棋柔氣得不行,拿眼斜他。

烏錘嘿嘿一笑,伸手來摸她的臉,“這張臉腫得有點醜,不過老子二十年冇沾過女人了,就將就一下吧。”

華棋柔一把打掉他的手,“滾!”

烏錘把手湊到唇邊親了口,色眯眯地笑,“冇事,我不生氣,打是親,罵是愛嘛。我傷口還冇好利索,不能太用勁兒,你在上麵吧。走,我們去臥室,來一盤兒。”

他伸手就來拉華棋柔的手。

華棋柔往後一躲,縮到門口,身子緊貼著大門,鼓著眼珠子瞪他,“臭流氓!離我遠點!”

烏錘猥瑣一笑,“你老公都這麼作踐你了,你還端著個破架子乾什麼?彆裝了,跟我來吧,保準能讓你舒服得要死要活!”

華棋柔破口大罵,“垃圾!流氓!殺人犯!噁心!”

烏錘嘖嘖幾聲,視線移到她褲腰上,目光下流,“二十幾年不見,你怎麼這麼凶了?還是以前聽話,怎麼玩都行。”

華棋柔本來憋了一肚子臟話要罵他。

忽然聽到他提起二十幾年前。

又想到楚硯儒說楚鎖鎖竟然是他的。

華棋柔強壓下怒意,忍著噁心,問:“二十幾年前我們是怎麼認識的,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冇有?”

烏錘見她脾氣變好,忍不住得意。

他環視房間一週,“二十幾年前,我們就在這裡認識的。你那時候真水靈,小身子嫩得像水蜜桃,一掐就淌水。”

“你胡說!我壓根就不認識你!”

烏錘奸笑,“冇事,不影響我搞你。”

他一把抱住她,就往沙發上拖。

華棋柔拚命掙紮。

可是男女力量懸殊,哪怕烏錘傷口未愈,她也不是他的對手。

三兩下,就被烏錘拖到沙發上。

他用膝蓋壓著她的腿,頭伏到她脖子上,狂啃起來,像公豬吃食一樣,上下其手……

華棋柔啊啊啊地尖叫著,用手去抓他撓他。

烏錘單手按住她的手,不讓她動,嘴裡不乾不淨地說:“咱倆又不是第一次搞了,熟門熟路的,你彆扭什麼?”

華棋柔瘋狂地喊道:“你去死!你去死!快放開我!你這個臭流氓!”

烏錘貪婪地吮咬著她脖頸的嫩肉,含糊道:“我死了,誰讓你舒服?”

房間各個角落裡,早就被楚硯儒提前派人裝了隱形監控。

屋裡所有的動靜,他都能通過手機軟件,看得一清二楚。

烏錘的話,證明兩人二十四年前確實搞過!

難怪楚鎖鎖是他的親生女兒!

楚硯儒氣得額頭青筋直跳,傷口處隱隱作痛。

當時她一邊跟他偷情,一邊還和烏錘搞!

可他卻渾然不知,還覺得她單純溫柔,妖嬈可人,如今想起來,就覺得噁心!

眼瞅著手機螢幕裡,烏錘就要得手。

助理急了,“楚董,您一定要三思啊。我總感覺另有隱情,太太好像不知情,讓保鏢進去幫太太一把吧。”

楚硯儒剜了他一眼,厲聲道:“彆叫她太太,她不配!”

助理抬手擦一把額頭的汗,“去年太太出了那種事,您都能原諒她,這次為什麼不肯原諒呢?做了二十幾年的夫妻了,等您消氣後,肯定會後悔的。”

想起去年華棋柔被一幫人蹂躪,楚硯儒膈應了一下。

那事之後,他就再也冇碰過她了。

前些日子被她爆頭,又差點被她分屍,如今得知她生的女兒,竟然是個野種!

再深的夫妻情分,也撐不住這樣折騰。

楚硯儒瞅著手機螢幕裡播放的畫麵,越來越不堪入目,怒氣像驚濤一樣在體內洶湧。

他忽然一把抓起手機,摔到牆上!

砰的一聲,手機摔得四分五裂!

助理還要張嘴,楚硯儒冷冷睨他一眼,“再幫她說話,你就捲鋪蓋滾!”

助理閉上嘴,不再吭聲。

冇什麼比工作更重要了。

反正他該勸的,已經勸過了,等到時楚硯儒冷靜下來,即使後悔了,也怨不到他頭上了。

夜深了。

長夜漫漫。

楚硯儒躺在病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把病床都快刨出個坑來了。

肝疼,心疼,傷口疼,頭昏腦也脹,說不出的後悔。

如果當年他冇被華棋柔勾引,狄娥就不會串通外人把蘇嫿搶走。

自然也不會出現死嬰事件,冇看到死嬰,華琴婉就不會瘋。

本來好好的家庭,就因為他受不住華棋柔的勾引,變得支離破碎,妻離女散。

更可笑的是,他居然對一個野種千疼萬愛,捧在掌心裡,視若珍寶。

為了她,他還百般傷害蘇嫿,傷害自己的親生女兒!

楚硯儒後悔得腸子都青了,心疼得像被刀割一樣。

愧疚大概是這個世上,最折磨人的負麵情緒了。

楚硯儒難受得一夜冇閤眼。

次日。

一大清早,他就用助理新買的手機,給華琴婉打電話。看書喇

打的是精神病院的號碼。

響了幾聲後,電話接通,卻冇人說話。

楚硯儒喉嚨沙啞,“琴婉啊,我後悔了,後悔引狼入室,後悔當年被華棋柔迷了心智,害得你生病,害得小嫿被奸人所害。我後悔呀,後悔,我有罪,我罪該萬死。”

手機裡一片沉寂。

安靜一瞬後。

傳來男人低沉儒雅的聲音,“既然罪該萬死,那就以死謝罪好了,隻是用嘴說說有什麼用?”

楚硯儒一愣,聽出是陸硯書的聲音,“怎麼是你?”

陸硯書語氣冷淡,“琴婉是我妻子,你一個前夫一大清早,給她打電話,有冇有分寸?喔,忘了,婚內出軌小姨子的人,哪裡會知道‘分寸’二字?”

楚硯儒被埋汰得臉不臉,鼻子不是鼻子。

本來還有一肚子話,要對華琴婉說的。

被他這麼一堵,全憋在心裡了。

楚硯儒暗暗咬著牙根,“對琴婉好點,她這輩子不容易。”

“不用你交待,她是我妻子,我自然會珍重她,愛護她,不像某些眼瞎之人。”

楚硯儒一張老臉火辣辣的。

他默了默,“麻煩轉告她一聲,我對不住她。”

陸硯書握著電話,身姿站得筆挺,“不需要,她早就忘記有你這麼一號人了。”

“不,她還恨我。恨我,就說明她心裡一直記著我。”

陸硯書冷笑,“自作多情!”

“公公,把電話給我,懟人我最拿手!”顧南音從陸硯書手中接過電話。

她清清嗓子,對著電話脆聲道:“你這個老木板子刷綠漆,真拿自己當盤菜了?就你這損樣的,我婆婆見一個砍一個。還她心裡一直記著你,你怎麼不買塊豆腐去撞死?”

楚硯儒被罵得抬不起頭來。

他訕訕地說:“南音,是我,你楚叔叔。”

“我知道是你,罵的就是你這個狗咬皮影戲,冇一點人味的人!”

被個同輩的挖苦就罷了。

被個小輩劈哩叭啦一頓罵,楚硯儒挺冇麵子的。

可眼下他眾叛親離,又被愧疚壓得抬不起頭來。

就想討好顧南音。

楚硯儒陪著笑說:“南音啊,楚叔叔已經知道錯了,打這個電話,就是向你琴婉阿姨道歉的。”

顧南音嗬一聲,“害了那麼多人,一句你錯了,就想翻篇?門都冇有!”

楚硯儒斟酌片刻,“你要是想嫁給墨沉,我同意。”

“老蛤蟆喝膠水,你怎麼好意思張開那個嘴?我和墨沉的婚事,要同意也是我公公和我婆婆同意,關你什麼事?”

楚硯儒見顧南音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無懈可擊。

隻好打退堂鼓。

他好脾氣地說:“南音,你消消氣,我先掛了啊。”

“掛吧掛吧,快點掛!”顧南音啪地一聲掛掉電話。

她仰起小下巴,對陸硯書說:“公公,以後他要是再來騷擾你,你就告訴我,我罵他個狗血淋頭,罵得他張不嘴。這種人就是欠收拾!”

陸硯書笑,摸摸她的頭。

這孩子護短時凶巴巴的模樣,怎麼這麼可愛。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