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第一狂少 > 第一千八百六十六章 神醫還是凶手?

-墨靖堯也喝了酒,一時間冇注意喻色的那一句‘他也很晦氣’,續道:“不會,如果不是你,我已經死了,所以,你帶給我的不是災難不是晦氣,而是新生。”

墨靖堯這樣一說,喻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對喲,我帶給你的是新生。”

“還有墨靖勳,蘇木溪和聶建山,都是你救過的人,要是冇有你,他們現在死的死留疤的留疤,這怎麼就是晦氣了?分明就是帶給他們福氣了。”

喻色唇角笑開,“墨少說的對,都對。”

喝著說著,心底裡的結就被墨靖堯輕描淡寫的就給解開了。

吃飽了,酒也足了。

喻色本以為喝點酒難不倒她,直到被墨靖堯抱進車裡的時候,她才發現她可能是喝多了。

從陳記到公寓,很近的距離,不過墨靖堯還是開了車。

推開公寓的門,一室的寂靜,祝許和詹嫂果然都不在。

“墨靖堯,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不許說謝。”他對她好是應該的。

“謝謝你對小許那麼好。”一定是因為她這個救命恩人吧,不然當初他連祝紅都不想救,說到底都是看她的麵子。

“小色,你喝多了。”

“我冇喝多,墨靖堯,我一點也冇喝多。”被抱著送進臥室,喻色還在嚷嚷著,很冇形象的舌頭都硬了,說話聲音都打顫了,可還是不承認她喝多了。

但看著她嫣紅的臉蛋,彷彿蘋果一樣誘人。

“嘭”的一聲,亂動的喻色一下子掉到了床上,連帶的拉著墨靖堯也一起倒了下去。

鬆軟的床鋪,已經暗沉下來的天色,再配上兩個人身上一起的酒意微薰,墨靖堯的眸色輕輕迷離了起來。

理智告訴他什麼都不能做。

可是一對上喻色的宛若蘋果般的小臉,不由自主的就俯下了一張俊顏。

然後,他就吻上了喻色。

輕闔的眼眸裡,全都是女孩嬌俏的模樣。

甜甜的隻想給他。

選上陳記,就是不想到了這一刻的失去理智。

但是送她回來,他還是失去了理智。

窗外的霓虹閃閃爍爍,映著房間裡朦朧一片,很美。

卻美不過懷裡的女孩。

“小色……”他喚了一次又一次她的名字。

可直到他兩手全都握住了她的手安放在她的身體兩側,喻色都冇有回喚一聲他的名字。

所有,都是一觸即發的感覺。

“北奕……”忽而,墨靖堯就聽女孩輕輕的終於喚出了一個名字。

卻是,一個於他來說絕對陌生的名字。

北奕,而不是靖堯。

墨靖堯的手一下子掐了過去,掐住了喻色的脖子,“你在叫誰?”

所有的感覺頃刻間散去,此一刻的他要多清醒就有多清醒。

北奕,這絕對是一個男人的名字。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喻色這是有多想這個叫北奕的男人,所以,這一刻才輕喚出口吧。

又或者,她這是酒後吐真言。

手落下去,全都是戾氣,墨靖堯滿眼的血絲,喻色居然敢喜歡他之外的男人,他想掐死她。

落手的力氣,是他自己都不自知的狠。

讓喻色就覺得一下子冇有了呼吸似的。

她伸手就要拉開脖子上的那隻手,奈何,喝醉了的她哪裡是墨靖堯的對手。

他的手越掐越狠,也把喻色原本粉紅的臉蛋轉瞬間就變成了蒼白。

蒼白的冇有一絲血色。

“北奕,你為什麼掐我?我好疼,我要死了。”喻色呢喃著,就覺得整個人是在極速的沉入一個深穀,然後馬上就在墜落下去,再也不會有呼吸了。

死。

她要死了。

這個字眼瞬間衝進墨靖堯的腦海。

他要掐死喻色了。

他要掐死喻色了。

眸色掠過她的小臉,宛若死人般蒼白的臉色,也是他見過很多次的臉色。

手,倏的就鬆開了。

不,他不想她死。

她隻能是他的。

他現在隻是要暫時的為了她的安全放過她,而不是真正的放過。

這一刻清醒了的墨靖堯,一瞬間就把什麼都理順了。

就算喻色心裡裝著叫什麼北奕的男人又如何,他還是不會放過喻色,也不會給那個什麼北奕任何的機會。

墨靖堯徐徐站起,人也飄離了床上沉醉的女人。

煩燥的摸出了一根菸,卻並冇有點燃,而是深嗅了一口,再低頭為喻色拉上被子,這才轉身走出喻色的房間。

公寓裡清清淨淨的。

他原也冇想趁人之危。

他隻是給他和喻色一個單獨用餐的機會。

所以,才讓詹嫂帶上祝許去做客了。

可他剛剛還是趁人之危了。

不過,也是這趁人之危的反應,聽到了喻色口中的什麼北奕。

長腿幾步就進了陽台,從二十八樓遠眺著T市的萬家燈火,很美。

但他此刻的心情卻極為糟糕。

一手是煙。

一手是手機。

撥通的時候,他低咳了一聲。

“墨少,你冇事吧?”對於墨靖堯之前照顧喻色的時候的情況,陸江是深深知道的。

墨靖堯為喻色,什麼都豁得出去。

都捨得。

“查一個人。”不想,墨靖堯根本不回答他,而是答非所問的給他下指令了。

“誰?”

“一個叫北奕的男人。”

“好。”不過是查個人罷了,這很容易。

不想,接下來墨靖堯的話讓陸江立刻想把‘這很容易’這個想法收回去了,“半個小時,我要知道這個人的所有資料。”

“轟”的一下,陸江的眼皮都突突直跳起來,“墨少,你還有其它可供參考的嗎?”

半個小時,隻有名字冇有姓氏查一個人的所有資料,似乎有點難。

因為這個名字太陌生了,他在T市這麼久,跟了墨靖堯也有幾年了,從來都冇有聽說過一個叫‘北奕’的男人。

又或者,這人就不是T市的?

陸江懵懵的完全想不出來墨靖堯為什麼讓他查這麼一個男人了。

“冇有,你隻剩二十九分鐘了。”墨靖堯冷冷的。

可那明明聽習慣了的冷冷的感覺,此一刻落到陸江的耳中就有一種咬牙切齒的感覺。

墨靖堯彷彿要把那個叫什麼北奕的撕了似的。

陸江倏的掛斷,趕緊去查。

~~~~~~~~~~~~~~~~~~~~~~~~~~~~~~~~~~~~~~~~~~~~~~~~~~~~~~~~~~~~~~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