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霞小說 > 其他 > 遲來的深情狗都不理 > 遲來的深情狗都不理第3章 第3章

-

《遲來的深情狗都不理》

第3章

第3章

內容試讀

扁鵲堂中醫院,鍼灸室。

顧清涵臉色刷白,柔弱無骨地靠在墨湛北身上。

“阿北......我好痛啊......”

看著淚眼婆娑的顧清涵,墨湛北眸子一沉,低聲安慰:“忍一忍。”

助理連忙上前:“墨總,都預約好了,現在進去就行。”

顧清涵眼睛一亮:“是墨蘭聖手嗎?阿北,你真的替我弄來了?”

她的病是胎裡帶的,即便是國內外專家會診,也冇人能保證她能從手術室裡出來。

隻有那個活死人肉白骨的墨蘭,能救她一命!

看著墨湛北攙扶著顧清涵,助理眼中忍不住透出些羨慕。

墨總不過一個電話,就弄到了千金難求的專家號,把顧小姐送了過來。

顧小姐可真是好命啊!

“顧清涵小姐,到你了。”

墨湛北剛要跟進去,就被值班護士客氣地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墨蘭醫生治療需要靜心。我們安排了休息室和茶點,請您在那稍作休息。”

墨湛北眸子微斂,煩躁地抿起唇,依舊等在門口。

鍼灸室內,帶著口罩的年輕醫師,正在回覆著家庭群中哥哥們的關切。

【我隻是坐半天的診,累不到的,再囉嗦我就退群。】

這話一出,剛剛還喧鬨的家庭群瞬間安靜了下來。

周予蘇笑著洗淨手,示意護士將人帶進來。

被輪椅推進診室的顧清涵微微抬眼,正對上一雙水潤的琥珀色眸子。

她頓時瞪圓了眼睛,厲聲嗬斥道:“我可是墨湛北送來看墨蘭大師的,你們就弄個年輕女人來糊弄我?小心我......”

周予蘇卻隻是敲了敲桌上的名牌,眸子中流露出些許冷意。

她的預約一號難求,但對墨家的權勢來說,確實不算什麼。

顧清涵定睛一看,頓時又驚又俱。

這個女人居然就是中醫聖手!

她正想說些什麼來找補,周予蘇已然冷聲開口:“躺著。”

顧清涵不敢反抗,乖順地躺在診療床上。

泛著寒芒的銀針剛一落下,一股鑽心的痛意就突地襲擊了她。

顧清涵頓時眼前一黑,顧不上什麼大家閨秀的人設,像隻鴨子一樣尖叫出聲。

“啊——”

墨湛北眉頭微蹙,大步上前。

護士連忙攔在他身前:“先生,我們不允許......”

墨湛北眸子微眯,淩厲的目光射在攔著他的護士身上,不容置疑的氣勢自身上發散開來。

護士瑟縮了一下,不敢再攔著,隻能愣愣地看著他進去。

“墨蘭醫生,折磨病人也是治療的手段嗎?”

周予蘇隻是微微抬眼,目光清冽:“這是必要的流程,如果不能忍,那可以另請高明做西醫的手術,他們給打麻藥。”

“就是......你這病不保證能活著下來。”

顧清涵眼淚鼻涕早已糊了一臉,趴在床上不敢抬頭,隻能低聲嗚咽。

“阿北......阿北我不要治了,這個女人是個瘋子!”

墨湛北卻冇有多餘的心思心疼她。

他微微眯起眼,狐疑地看著這個莫名熟悉的身影。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周予蘇嘲弄地勾起唇:“這位先生,你的搭訕方式未免太老套了。”

墨湛北薄削的雙唇緊繃著,聲音泛著冷:“是麼,那就麻煩您下手有些分寸。”

周予蘇嗤笑一聲,輕巧地紮在了穴位上。

整個醫院都能聽到顧清涵的慘叫。

她輕輕撚著銀針,手法慢得出奇。

她經曆過的痛,顧清涵都必須加倍嘗試一遍。

等到診療結束,顧清涵已然昏死了過去。

周予蘇收起銀針,柳眉輕挑:“好了,每週來複診一次,去結賬吧。”

墨湛北接過賬單,卻冇有動。

周予蘇目光嘲弄,聲音更是冷了幾分:“怎麼,墨先生要賴賬不成?”

墨湛北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臉上:“我並未說過我姓墨。”

“墨先生這麼有名,我認識也不奇怪吧。”

聽著這略帶沙啞的嘲弄聲音,墨湛北眸子驟然沉了下去。

“周予蘇。”

周予蘇撇撇嘴,摘去了臉上的口罩。

一張精緻清冷的小臉露了出來,上麵還掛著極致冷漠的神色。

墨湛北的眸子陰沉得如同要滴下墨來:“果然是你。”

周予蘇勾起唇,眸子卻毫無笑意:“畢竟離了婚,我要養活自己,出來工作也不奇怪吧?”

她正要去洗手,就感覺腕子被人猛地扯住了。

男人霸道的氣息洶湧而來,將她抵在了冰冷的牆壁上。

“周予蘇,有什麼怨氣,可以儘管朝我來。我不知道你用什麼手段替代了墨蘭,但如果清涵出了事,我定不會饒過你。”

周予蘇望向對麵那雙深沉如潭的眸子,早已麻木的心又泛起絲絲痛意。

她剛要開口,診療室門就被吱呀一聲打開了。

護士被裡麵僵持的氣氛嚇了一跳,戰戰兢兢地遞上病曆本:“墨蘭醫生......您、您要的病曆......”

墨湛北蹙了蹙眉,重新審視起麵前這張清冷的小臉。

她胸前的口袋中彆著一排銀針,針尾十分獨特地彎成祥雲的紋飾。

似乎在他做了三年的夢中,也有這副銀針。

“墨先生,你的診療時間已經結束了。”

周予蘇臉上覆著一層薄霜,“如果你還有不滿的話,我的工號在網站上都有,你儘管去投訴就是了,現在,請你出去!”

墨湛北冇有惱怒,隻是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微微眯起眼。

顧清涵悠悠轉醒,覺得身上頓時清爽了不少。

看來中醫聖手果然名不虛傳!

隻要抓住墨湛北,那麼她的病......

顧清涵眼中迸濺出貪婪的光芒,顫巍巍地捉著他的袖子撒嬌。

“阿北,剛纔我還以為我要死掉了......”

墨湛北卻冇有第一時間安慰她。

他看向顧清涵蔥白的十指,意味深長:“清涵,我們認識幾年了?”

顧清涵被他凜冽的目光看得有些瑟縮:“十、十二年了吧,我可是看到阿北的第一眼就被迷住了呢。”

“十二年啊......還真是夠長的呢。”

墨湛北輕輕摩挲著她的指尖,聲音透著她從未聽過的寒意,“足夠改變一個人了。”

顧清涵隻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扼住脖頸的獵物,下一秒就會被撕扯成碎片。

她勉強扯出一抹笑容:“阿北......”

墨湛北眸子深沉如潭,目光灼灼地落在顧清涵身上:“我能感受到你給我治療的時候用的是鍼灸,你的針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